倌苡_[停更一年]

停更一年,然后回来。

咳,这位,我cp,了解一下,@烟花柳巷



◎企鹅号:3422895058 昵称:倌苡

[all叶]记一次赛后集训·010

/旧文重发





一楼

孙哲平三人说完后,四人就陷入了一阵沉默。不过一会儿,又一个人影从螺旋式楼梯上跑了下来,四人看着脸色微红,下了楼梯就不停喘气的肖时钦一阵惊讶。

肖时钦缓了缓气,脚步微抬,一阵阴风忽然从身后刮过,这股冲力带的肖时钦一个踉跄。

韩文清等人连忙抬起手臂遮住眼睛,手臂后双眼微眯,紧紧的盯着身处于大风中心肖时钦。这阵风来的太突然,吹的几人都站立不稳。

方锐伸手拽住了不停摇晃的张佳乐,孙哲平和韩文清同时向前走,一人伸出一只手拽住了肖时钦。

大风足足刮了数分钟,风停后五人都是颇为狼狈,肖时钦微垂着头,镜片后的双眼中眼神沉沉浮浮,最后归为平静。

等五人都站稳后,肖时钦才急急忙忙的问道:“什么情况?这栋别墅真的闹鬼?叶修呢?王杰希呢?怎么都不在?”

又是一阵沉默。

沉默后,韩文清言简意赅的重复了所发生的事情,最后五人决定扫荡这栋别墅,去找其他人。

办法虽然大胆,但也没有其他方法了。按张佳乐的话说,人多力量大,人多阳气足。

统一了意见后,五人开始前往三楼,去找孙翔黄少天。以及不知道身处何处的王杰希和叶修。


*


喻文州嘴唇发白,眼前恍惚。因为血液的流失,致使喻文州现在连思考反应都要比平日里慢上数拍。

那个在他身上划了两刀的东西似乎已经走了,但喻文州仍旧紧绷着神经,手上的铁链一动就会发出巨大的声响。喻文州不敢赌那个东西到底还在不在,如果在,那么他只要身上再被划上一刀,过不了多久就会失血过多,最后直奔死亡。

该怎么办。

喻文州缓缓的吐着气,身体僵硬,四周流窜着风。喻文州闭着眼睛想着,这是在外面吗?可是没有雨,是在别墅最顶上?

哒——哒——哒——

被主人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传到了喻文州的耳朵里,紧接着就是一声轻呼,“喻队?是你吗喻队?”

喻文州眯着眼睛,努力的辨别着这熟悉的声音,声音沙哑:“江副吗?是我。”

江波涛一听声音就立刻小跑过来,一把拽下了喻文州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喻队!”江波涛看着喻文州手上的铁链有些犯难,“这怎么办?”

喻文州费力的抬起眼皮,轻笑了一下,“江副,咳,你看看,这铁链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江波涛立刻左右看了看,脚下已经流成细小水流的血被轻轻踩响,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江波涛的鼻子。好一会儿江波涛终于顺着铁链的方向在不远处找到了铁链的终点。

手上使劲拽着,铁链被拽的哗啦哗啦直响,费了好大力气才拽下来,江波涛就拎着铁链末端跑到了喻文州跟前,铁链一扔,江波涛扶起倒在地上的喻文州,弄掉了缠在喻文州手上的铁链。

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喻文州,江波涛有些焦急,“喻队?喻队?!别睡啊,千万别睡,我这就带你下去找其他人。”

江波涛将喻文州背在了身上,迈过已经生锈的铁链,跑下了顶楼。


*


王杰希跪在地上,双手使劲的挖着地上的土,指甲里全是湿乎乎的泥,王杰希也不在意,只是问道:“你确定是在这儿吗?”

那白影停在王杰希身边,呵呵笑了两声:“是在这,就是这。我不会记错的。”

王杰希低着的头点了点,继续挖着土。那白影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围着王杰希转了两圈:“我听到你们的谈话了,你们不是都很在乎自己的手吗?怎么,难不成你是个异类?”

王杰希手下一顿,随后继续老实挖着土,嘴上却也不停:“我确实也很在乎手。”但我更在乎叶修。

白影咂了咂舌,陷入了沉寂。

“你很爱他。”

“嗯。”

“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你一把。怎么样?”

“……代价。”

“没有代价。”

“哈?”

王杰希抬头,眉头紧皱,眼神闪烁着不解和不相信。

白影一笑,淡淡的说道:“因为我也很喜欢他。我们很像。”



*



叶修话音刚落,整个人就一软,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叶修倒下时,没有直直的倒在地上,反而被一股无形的风托了起来,随后缓缓的被放在大树下。

做完这一切,一道透明的身影出现在叶修身边,轻抬起手,虚虚的抚摸着叶修的脸:“阿修,好久不见。”









tbc.
——
明天更快穿。
最后日常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支持!

评论(1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