倌苡_[停更一年]

停更一年,然后回来。

咳,这位,我cp,了解一下,@烟花柳巷



◎企鹅号:3422895058 昵称:倌苡

〔黄叶〕最烈的酒

/cp:黄叶
/目录












[三]
一晃数天,叶修和黄少天一路吵吵闹闹,终于在天黑前踏入京城并找到了投宿的地方。

其实按照路程来讲两人应该早就到了的。拖到这么晚是因为叶修突然接到了好友的飞鸽传书,说是要远行一段时间,让叶修来取酒,于是两人又兜了个圈子才到的京城。

“老叶,我还以为你喝的那些酒都是你自己酿的,原来是别人酿的啊!”黄少天躺在床上看着还在对月独酌的叶修,有点小惊讶。

“我要是会酿酒,还用得着去酒庄?”叶修斜眼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怼回去。

黄少天一顿,突然有些莫名其妙的不服气。他利落的翻身下床,大步走到叶修身前,一把拿起了一坛放在桌面上的酒坛大口喝了起来。

叶修有些惊讶,随后笑了一下,又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一杯。

“哇!你这酒确实好喝!有点甜,还有的涩……不过我喝了这么多怎么一点都不醉??我酒量可是一点都不好,难不成我在冥冥之中变成了千杯不醉的高手!?”黄少天疑惑的看着酒坛子,他自己的酒量说少了就一杯,说多了就两杯,可他刚刚那一口喝下去不下四五杯,按理说他现在早就该倒了……

“这酒不醉人,喝着就是比水好喝些而已。”叶修及时给出了答案,却让黄少天无语至极。

“怪不得你整天喝七八坛都清醒的很,原来这酒它就是一种比水好喝的“水”!”黄少天咂了咂舌,又喝了两口,嗯,真好喝。

“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那半坛就留给你喝吧。”叶修轻笑,放下自己手里已经喝完的一坛酒,转身回到床上倒头就睡。

京城近日客栈爆满,因为过两日就是花灯会,全城只有这家客栈还有空房,虽然只剩下这一间房,不过好在两人都是大男人,不然今天晚上恐怕就有一个要露宿街头了。

“这么早就睡啊!不是,老叶你往里面点躺,我要掉下去了!”黄少天飞快的解决了手里的酒,跟叶修前后脚躺在床上,叶修是沾床就睡,黄少天却因为酒的作用精神头十足。

黄少天躺在床上仰着头,努力的在记忆中寻找着叶修的影子。

他总是觉得自己在以前,很久以前曾经见过叶修。不是现在这个酒鬼叶修,而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叶修。







[四]
黄少天确实是个好苗子。

这句话是魏琛说的。遇到魏琛时黄少天才十岁,仗着自己会几招三脚猫功夫就在街头称霸,附近的孩子都打不过他,拿他没办法。

黄少天没有跟谁学过,他只是看到过有剑客在街上比试,然后自己站在人群最前方认真的观摩。

那个时候魏琛就是左丞相的暗卫头领,精英堂的堂主。左丞相那时也才十三四岁,却心机颇多,城府极深。他早就看不过魏琛武功高,在堂内人气好。

他怕魏琛反。

那时左丞相的父亲才刚刚在朝廷站稳脚跟,党羽颇少,手下心腹除去魏琛就只有一位,武功还不如魏琛高。

父子两人第一次意见相合,决定除掉魏琛。

而魏琛就是在这个时候,在难民区里遇见了黄少天,并收他为徒。

黄少天确实见过叶修,也见过苏沐秋。

叶修只比黄少天年长三岁,却已经是有名的游侠。他在江湖上有名,魏琛在朝廷上有名。

所谓知己难求,魏琛与叶修就是如此。

因此黄少天才有机会见到叶修,但也只是一面。往后的一年里,他在努力的练剑,直到一年后魏琛离开,他被举荐,成为暗卫头领,开始夜夜不得安宁的日子。

一个十岁的孩子,想要在今后漫漫人生中记住一个仅见过一面的人,着实有些难。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黄少天今天就想起来了。

可能是因为酒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他睡不着的原因。














tbc.
——
看我如何在线教你水文orz
日常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支持!

〔黄叶〕最烈的酒

/cp:黄叶
/黄少天生日快乐!
/目录













[一]
黄少天是个游侠。原本他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左丞相的暗卫头领,但是他以留下冰雨与硬扛二十刀为代价离开了。


手上没了贴身佩剑冰雨,身受重伤半死不活,身后还尾随着想要斩草除根的昔日同伴,黄少天自己都快要以为他走不出京城。


因为他失血过多昏倒了。


再一睁眼,他就看见了叶修和破的直漏风的房顶。


叶修是个游侠。原本他就是一个游侠。


黄少天问他,为什么要救他?有什么目的?叶修很坦然的说,因为我身上没有银两了。


黄少天有些恼怒,一只手拍着吱呀作响的床板说:“你没有银两跟救我有什么关系?!再不实话实说,小心我要了你的脑袋!”


叶修一听,颇有兴致的叼着狗尾巴草走到黄少天身边,一屁股坐在床板上,伸出手摇了摇黄少天缠着布条的脑袋:“就你现在这种情况,还想要我的脑袋?少年,醒醒吧。”


“我本来是去酒庄的,结果一进去才发现身上的银两已经花光了,谁知道刚穿了个小巷就捡到你,你说说,我帮你治伤,还帮你甩掉了尾巴,怎么着也该给点儿吧?”叶修笑的人畜无害,毫无良心的冲着满身刀口的黄少天伸出了自己的手,还晃了晃。


黄少天一噎,说不出话来。


叶修当然知道黄少天现在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伸出去的手也只是晃了一下就准备收回来。他刚把手往回撤,就被黄少天死死的握住了。


“嗯?怎么?要给钱了?”叶修有些惊讶的看着黄少天,不可能啊,这人浑身上下都让他摸了个遍,明明一文钱都没有,难道他摸漏了什么地方?


“你帮我拿回冰雨,我给你十万两白银,如何?”黄少天突然抬起头,一只手紧握着叶修的手,面容凛冽。


眼前的人能带着他这个拖累摆脱那些人,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


“有兴趣吗?”一向话多的黄少天少有的、简洁的问道。


“你叫什么?”叶修直起身,嘴上依旧吊儿郎当的叼着狗尾巴草。


“黄少天。”


“叶修。”


自此,一段缘分开始了。








[二]
那之后黄少天休养了大半年,从开始两人默不作声,到现在互相嘲讽,可谓是巨大的跨越。


黄少天站在房子前身了个懒腰,冲着左一口酒右一口肉的叶修嚷嚷道:“我说老叶你能不能不喝了?我这大半年整天闻的味道除了药味就是你这酒味,简直要死!”


叶修笑的眉眼弯弯,对黄少天这种不痛不痒的话早就处于免疫状态,“那这下你不用死了,因为你以后就只能闻到我的酒味儿了。”


“我去!也就我忍耐力非凡,换个人早受不了了!而且凭你这一天五六坛酒的速度,你一个人就能养活一家酒庄!”黄少天“切”了一声,拼命的谴责着叶修这种整天泡在酒坛子里的行为。


“啧,其实我比较好奇,你这么多话,是怎么做的暗卫?难不成要每天早上把嘴拿布条缠上,晚上在解下来?”叶修一脸戏谑,一副“不动如山”的模样。


“什么啊!我当暗卫的时候可是特别厉害的!我可是鼎鼎有名的大高手!”黄少天当即拍桌而起,原地反驳。


大半年的时间,让两人已经有了足够的基础去推心置腹。


黄少天问过叶修为什么这么喜欢喝酒,叶修问过黄少天为什么宁愿留下冰雨也要离开。


黄少天问的时候,叶修轻轻笑了一下,说:“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大名鼎鼎的游侠,他特别喜欢酿酒,但是酒量却不怎么样,后来,后来他死了。”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黄少天尴尬的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


“这有什么的。那家伙叫苏沐秋,他还有个妹妹,叫苏沐橙,有时间我带你去认识认识。”叶修举着酒坛子对黄少天潇洒一笑,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你呢?怎么舍得把你的宝贝冰雨扔了?”


“我没扔。”黄少天很平静的说:“我只是厌倦了那种日子而已。我杀过很多人,很多很多,从我十一岁开始,到现在,每天都绷着,剑就枕在头下,一睁眼就要去拿人的命,好人的,坏人的。”


“说我什么都好,但是我相信我自己的实力,冰雨,完全可以再拿回来。”


叶修:“你这么看重那把剑,朋友送的吧?”


黄少天:“对啊!我老大送的!姓魏,叫魏琛,特别厉害的一个人!”


叶修:“老魏?等等,黄少天……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没想到你就是老魏跟我吹的那个小徒弟啊。”


黄少天:“你认识魏老大?!魏老大现在在哪?我都已经好多年没有再见过他了!”


叶修:“老魏啊,他现在过得可是真滋润,就在那个叫什么城来着,我不记城名,不过他和沐橙他们都在那儿呢。”


黄少天:“这样啊,那等咱们拿回冰雨就去找魏老大吧!怎么样?”


叶修一脸嫌弃:“不是吧?我还要跟你这个话痨一路?真是要我命哟。”


黄少天立刻叫道:“什么啊!我都没有嫌弃你这个酒鬼呢好吗!你竟然嫌弃我!老叶你给我站住!看剑看剑看剑!”














tbc.
——
日常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支持!

目录〔持续更新中〕

「all叶」短篇分区


【all叶】如何正确诠释脸上笑嘻嘻,内心mmp(1、)

【all叶】如何正确诠释脸上笑嘻嘻,内心mmp(2、)

【all叶】如何正确诠释脸上笑嘻嘻,内心mmp(3、)

【all叶】如何正确诠释脸上笑嘻嘻,内心mmp(4、)

【all叶】如何正确诠释脸上笑嘻嘻,内心mmp(5、)

【all叶】如何正确诠释脸上笑嘻嘻,内心mmp(6、)

〔all叶修罗场〕“千古罪人”

[all叶]如果我没有明天

「all叶」叶修曰: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

[all叶]论网上暗恋对象突变班主任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上」

[all叶]论网上暗恋对象突变班主任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中」

[all叶]论网上暗恋对象突变班主任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中下」

[all叶]论网上暗恋对象突变班主任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下」

[all叶]大佬你好「上」

[all叶]大佬你好「中」

[all叶]大佬你好「下」

[all叶]关于意大利炮

[all叶]不可逆

[all叶]关于谁是叶修粉丝后援会会长这件事

[all叶]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自家领队的吗???「上」

[all叶]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自家领队的吗???「下」

[all叶]人缘好

[all叶]您好,恭喜您获得勋章——“撩汉达人”「上」

[all叶]您好,恭喜您获得勋章——“撩汉达人”「中」

[all叶]您好,恭喜您获得勋章——“撩汉达人”「下」


「all叶」系列分区



[all叶]夏休期诡案实录

[all叶]夏休期诡案实录


「叶中心」短篇分区


[叶修中心向/生贺]我们终将在时光中成长


「all叶」长篇分区


记一次赛后集训:
·01     ·02     ·03     ·04     ·05     ·06     ·06.5     ·07     ·08     ·09     ·010     ·011     ·012     ·013     ·013.5     ·014     ·014.5     ·015     ·015.5     ·016     ·016.5     ·017     ·017.5     ·018     ·018.5     ·019     ·019.5     ·020     ·021     ·022     番外一     番外二  


「伞修」短篇分区


【伞修/苏沐秋生贺】情深似海

〔伞修〕“秋叶枯藤,后会无期”

「伞修」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喻叶」短篇分区


【喻叶】如果可以,我想拥抱你(上)

【喻叶】如果可以,我想拥抱你(中)

【喻叶】如果可以,我想拥抱你(下)

[喻叶]论智商高的重要性(上)

[喻叶]论智商高的重要性(下)

「喻叶」与归



「喻黄叶」短篇分区


「喻黄叶」“难得糊涂”



「黄叶」短篇分区


[黄叶]情书

[黄叶]无望的爱人 01

[黄叶]无望的爱人 02

[黄叶]无望的爱人 03

[黄叶]无望的爱人 04

[黄叶]无望的爱人 05

[黄叶]无望的爱人 06

[黄叶]白发齐眉

『黄叶』论单箭头突变双箭头时的心情

『黄叶』鬼故事大王

『黄叶』是“兄弟”就帮我个忙

「黄叶」一个段子

[黄叶]所谓的“灰姑娘”与“王子”「上」

[黄叶]所谓的“灰姑娘”与“王子”「中」

[黄叶]所谓的“灰姑娘”与“王子”「下」

〔黄叶〕最烈的酒

〔黄叶〕最烈的酒



「王叶」短篇分区


[王叶]无需考虑



「韩叶」短篇分区


[韩叶]余生请多指教



「乐叶」短篇分区


「乐叶」所谓的“幸运树”



「吴叶」短篇分区


「吴叶」吴叶的一天



「翔叶」短篇分区


[all叶/翔叶]情敌太多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秀他们一脸

[翔叶]所谓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上」

[翔叶]所谓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下」

[翔叶]论有一群助攻的好处



「一叶叶」短篇分区


[一叶叶]我见证了他的光辉与落寞「上」

[一叶叶]我见证了他的光辉与落寞「下」



「无cp」短篇分区


〔莫凡生贺〕标题什么的去死吧_(:зゝ∠)_


[伞修橙生贺]你从不曾失去我们






















[all叶]夏休期诡案实录

/cp:all叶
/内容为虚构











[一、(中上)]



王杰希的声音突然停顿,间隔几秒钟后,他问:“你们觉得,凶手是谁?”


楚云秀思考一会儿,眉头一挑:“根据王队的叙述,我觉得那个破口大骂的农民工比较可疑。”


“首先,他是如何闻到刘峰刘海身上的人血味的?离得远闻不到,离得近会被发现吧?是,工地上虽然很多材料堆积如山,但是……”她皱眉迟疑,随后又推翻了自己先前的理论,“或者说,如果我是刘峰刘海的话,我会穿着一身带人血的衣服在工地这种人口比较多的地方乱晃?就算是晚上,天黑人少,但是这种做法,无异于给自己留下了隐患——工地好像有值班的吧?更何况,从那个农民工的话中可以发现,他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的肯定两人就是杀人凶手,并且,我感觉他在害怕,在心虚。”


喻文州点头,没有出口否决也没有认同,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找到白纸和黑笔写写停停,最后在「地狱301」那里圈了一个圆圈:“这个「地狱301」是一个人的话,那么「他」在这件案子中拥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呢?是知情者,还是帮凶,亦或者,他就是凶手?他发出这封匿名信是为了什么?提供线索?威胁?还是炫耀?”


肖时钦推了一下眼镜,在心中构思:“七位受害人,算上最后这位白墨,一共是八位,他们之间似乎都……”


“都互相见过面,甚至有私交。”张新杰接过话继续说:“首先是工地老板赵云龙,他白天去苏锦的葬礼上吊唁,下午却去和白墨谈生意,晚上还有兴致去赌钱。”


“而且他的儿子赵阳和他在同一日被害,如果赵阳是在白天被害,或者说,如果赵阳的被害时间和他相错太多,那么他为什么没有反应,甚至还会去赌博?”黄少天眯起眼睛,像是发现猎物的猎人:“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赵阳和赵云龙在同一个时间段被害或者被害时间相差不长——大概在一小时或一个半小时内,那么凶手极有可能是先杀害了赵阳,然后迅速整理好自己,再潜入赌场,于人群中杀害了赵云龙,最后,以人群为屏障成功离开赌场 。”


“这说明,赵云龙在死前和死时根本没有一丝察觉。”苏沐橙坐起身子,说:“如果凶手不是他身边的人,那么就是与他有血海深仇的苦主。”


“八个人被害,凶手如果是同一个人,而不是几个人的话……难道凶手跟这八个人都有血海深仇?”张佳乐摸索着找到垃圾桶,扔掉手里的垃圾。


“王霖。”周泽楷让王杰希用手电筒照一下喻文州手上的白纸,立刻看见了那个被喻文州写在靠中间的名字,他轻轻用手指指着那个名字。


“这个王霖,死亡时间是三个月前。”叶修拿下烟,眉眼淡淡,“工地发生意外,这个没有什么特别。不过么,根据那个农民工所说,刘峰和刘海也是三个月前请假离开,然后满身是血的回来——这条消息,是真的。”


“所以,那个农民工是知情人?”孙翔挑起眉毛,有些惊讶,他以为那个农民工是帮凶。


“不,”叶修摇摇头,“不止是知情人。”


“他有可能……”王杰希顿了顿,眼神朝叶修那边瞟。


叶修心领神会,笑了一声:“这个人,是故意这么说的。他确实是知道一些真实情况,但是,也只是一些,可能是亲眼所见,也可能是不小心听了一耳朵。导致他这么说的真正原因,是他自己内心的负罪感。”


“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喻文州转了一下手中的笔,笔尖向下,在白纸上画出一条黑线,最后,直指王霖。


“那个农民工恐怕,是个相信鬼魂存在的人。”张新杰说:“但是他并不是真正的凶手,相反,他只是凶手的一枚棋子。”


“一枚,连棋子本身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入局的棋子。”


“但是他提供了两条很好的、真正的线索,”叶修拿过喻文州手中的笔和白纸,边说边写:“第一、刘峰和刘海和王霖的死亡有关系;第二、王霖的死,和赵云龙、赵阳其中一人有关系。”


“而凶手,就是要利用这一点。”叶修拿起白纸仔细的端详着,“凶手,想帮他复仇。当警方意识到刘峰刘海和王霖的死有关时,警方就已经被牵着鼻子走了。”


“如此一结合,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猜测,赵云龙或者赵阳指使刘峰刘海杀害了王霖?但是他们为什么要针对王霖?是什么让他们针对王霖?”肖时钦插了一句话。


“这个时候,那个只出现了一秒钟的书刊就有了嫌疑。”张佳乐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揪着额前的刘海。


“撇开这些,案件中的另外两个被害人,苏锦和白墨,这两个人,恐怕……”黄少天咧嘴一笑,伸了个懒腰,没有再说下去。


“王队,继续说吧,”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我还有一个地方想知道。”


“嗯,那我继续说。”王杰希扫了一圈,继续说了起来。













孙晓撂下电话带着重案组飞奔到现场时发现白墨的伤口处还在流血,这证明凶手刚刚行凶不久。


法医很激动,立刻戴上白手套上前检查。


果然不出所料,白墨刚刚死亡不超过三个小时。同样不出所料的是,现场仍旧没有任何有关于凶手的东西。


重案组想要调查监控器时第一个发现白墨死亡的管家很遗憾的对众人说:“监控器早就已经被人破坏掉了,我也正是发现了监控器坏损后才急忙赶往少爷的书房,结果就发现了少爷的尸体。”


根据管家所说,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有客人时招待客人,没有客人时每天定时去监控室通过监控查看别墅内的情况,然后指挥其他人打扫别墅。


孙晓对别墅内所有人进行了盘问,回答大多相同,没有可疑之处。


案子到这里似乎就卡住了。


孙晓看着刚刚开会时整理好的东西突然灵光一闪,结合着他之前发现的疑点——受害人相互见过,且有私交,一个念头呼之欲出。


“立刻马上调查王霖这个人!”












tbc.
——
更一章
日常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支持!

[all叶]夏休期诡案实录

/cp:all叶
/内容为虚构















[一、(上)]



窗外的风呼啸而过,阴云密布,细密的小雨拍打着窗户;窗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安静到只有众人的呼吸声。


方锐凭借着记忆在身旁摸索着,不过一会儿他就抓到一个手电筒,“啪”的一下推开开关,让手电筒的光从下到上照着他的脸,被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在这种场景下显得有些毛骨悚然:“各位——夏休期来了,我们——来讲鬼故事吧!”


黄少天当即呵呵一笑,努力强装镇定,说:“什么啊方锐,你能不能有点创意啊,整天就知道鬼故事鬼故事的,万一吓到老叶怎么办!”


突然被点名的叶修正叼着烟,打火机早就被张新杰没收了,无奈之下他就只好干叼着烟过过嘴瘾:“这你可就说错了少天大大,我这人胆子大着呢,不会是你怕了吧?”


黄少天一听立刻嚷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可是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剑圣哎!怎么可能怕!”


离叶修不远的苏沐橙颇为随意的靠在楚云秀肩膀上,有些不怀好意地说:“那就讲鬼故事吧!”


楚云秀轻轻动了动肩膀,让苏沐橙靠的舒服些,眼睛在黑暗中扫视着四周,好像能够看到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一样:“鬼故事也太老土了吧,咱们讲讲那些诡异的案件吧,怎么样?”


“好啊。”喻文州温润地笑了笑,默默的往叶修的方向挪了挪。他是不怕鬼,但是万一叶修是装的呢?


“好!那就从王杰希开始吧!”张佳乐手上抱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薯片拆开,含糊不清的说。


王杰希一挑眉,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行。”


张新杰努力的在黑暗中看着表盘,只可惜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最后他无奈的抬起头:“那就快点讲吧,讲完大家好休息。”


“嗯。”周泽楷点头附和。


“快讲快讲,讲完我还要和叶修pk。”孙翔有点小不耐烦,本来现在他就应该和叶修pk的,都是因为方锐那个白痴!


黄少天终于从一群鬼故事诡案件中找到了一个他不怕的话题,立马接道:“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都不和我pk!快和我pkpkpkpkpkpkpk!”


叶修砸了咂嘴:“行行行,听完就跟你打。”


王杰希接过方锐手中的手电筒,跟方锐一个姿势,让手电筒的光从下至上照着自己的脸:“那我开始了。”









在几十年前,当时的b市警局重案组接到了一件事件严重的案子。


一个变态凶手,在三天内频繁作案,连杀五人,且手法极其残忍。


比如分尸啊,肢解啊,开膛破肚啊什么的。被害人尸体均不全,十分恶心。


这个凶手似乎酷爱红玫瑰,每一次作案完毕,他都会在被害人的心脏处放上一朵还带着露水、娇艳欲滴地红玫瑰。


有人怀疑,凶手作案,可能只是为了“艺术”。


有一部分犯罪者,将杀人犯案当做是完成一件“艺术品”,这种犯罪者,被医生判定为——精神或心理方面出现问题。


在坊间,这种犯罪者又被称为——“神经病”或“心理扭曲”


更直白一些的,还有“疯子”之类的称呼。


被害人中,三男两女,年龄不等,好坏均有,甚至有一位被害人是善名远播的大善人。


然而,每一位被害人的尸体都是在数个小时后才被其他人发现。凶手无声无息的夺走被害人的性命,让被害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最诡异的是,现场没有凶器,没有指纹,没有鞋印,每一位被害人的致命伤,根据法医的分析——是被人或者大型食肉动物生生撕开的,其余伤口都是被害人死后添上去的。


这件案子让重案组一筹莫展,没有一丝线索,没有一点突破口。


而在接到案子的第二天,凶手再次行动。


b市的城中村里有出现了两名被害人,于今早八点在邻居还送物品时被发现。


接到报警后,重案组飞速赶到现场,法医当场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分钟的查看,结果是:“跟前几位被害人一样,致命伤是被徒手撕开的,被害人死亡后凶手添上了其余伤口,死亡时间大概在昨晚十二点到两点左右。”


“报告组长,没有发现指纹、鞋印、发丝等东西。”一个组员仔细查看了一圈后有些懊恼的说。


“再找,仔细的找,每一寸土地都不要放过!”重案组组长孙晓戴上白手套大声说道。他已经任职重案组组长这个职位八年,他坚信,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


十几位优秀警员在现场勘察半天,却没有发现一丝凶手留下的东西。


重案组败兴而归。


当天下午,有人匿名给孙晓写了一封信。


地狱301:
阴谋终将浮出水面,到那时光暗翻转,一切将不复从前!


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信,却被孙晓重视起来,他始终认为,这封信并非空穴来风。


案子没有破,谣言却已如风絮飞满城。


百姓议论纷纷,在一个角落里,一群工人正围在一起讨论着这件案子,像是饭后笑谈。


“活该!这俩个人都是死有余辜!”突然有一个声音盖过了众人的议论,说话那人正脸红脖子粗的破口大骂。


“嘘,嘘,小声点!”他旁边的一位工人拉了拉他的胳膊,对周围抱歉的笑了笑。


“哥们,什么情况啊?跟咱们说说呗。”一个工人凑了上来,好奇的问。


“我跟你们说,就今天早上,城中村那儿,不是死了俩吗?”破口大骂的那人立即就说了起来。


“这事儿我们知道,早上那警车,呼呼的。”


“就那俩人,纯属就是死有余辜!”


“这……那俩人不是俩农民工吗?咱们都是一个地方干活的,大兄弟,你说话可得凭良心啊!老刘家这两兄弟可都是老实人嘞!”


“就是!大兄弟,凡事儿你得讲证据啊!”


“那我就跟大家伙儿说说那俩农民工,那俩人,就是表面上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背地里指不定干了多少黑心事呢!我跟这几位大兄弟和他们俩在一个地方干活儿,这俩人从来不旷工,大概三个月前吧,他俩突然请了半个月的假,等回来的时候还都偷偷摸摸的,趁着天黑才回来,我当时赶巧,起了次夜,借着月光看见了这俩人。”


“你们知道吗?这俩人身上,全是血!人血!”


“什、什么!?”


“哥们,这、这事,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我原先就是杀鸡杀猪的,动物的血和人血我能认错?!那味儿都不一样!”


“这、这可是大线索啊!哥们,你快去警局吧,这人命关天的大事,可马虎不得!”


“我这又没有证据,那俩人早就把衣服烧了,我去警局,人警察也不可能听我说就信啊!”


“说的也是,说的也是……”


“哥们,要吹也要有个限度嘞。”


“就是,咱们都是干活的,怎么就没有碰到这事儿呢?”


“瞎扯淡瞎扯淡,纯属就是瞎扯淡。”


“你们!爱信不信!好像老子非要你们信一样!”


“切!走了走了,听他说,还不如去对面街听那个老乞丐说呢!”


“那老乞丐一身馊味,可算了吧!”


“都干活吧,一会儿工头该来催喽!”


警局


“组长,这信不会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吧?”一个组员一脸怀疑的问道。


“不可能,这封信一定要好好看,说不定线索就在其中。”孙晓面色严峻的敲了敲桌面,“大家今天都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明天都早点来,有个早会要开。”


“是,组长!”


黑暗彻底笼罩大地时,是复仇者的最佳行动时间;他们的双眼,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仿佛要燃尽一切。

                                      ——《xx书刊》


重案组调查了所有被害者的人际关系等等,终于发现了一点可疑。


“第一位被害人是王强,”孙晓指着王强的照片,“今年49岁,被害时间是五天前,有一个儿子在本地打工,叫王霖,妻子李梅是本案的第二位被害人,今年48岁,被害时间是四天前,两人死亡地点,卧室。”


“这个王霖,今年25岁,死于三月前。死亡地点,工地,死亡原因,意外死亡。”


“第三位被害人,苏锦,这一位大家都知道吧?善名远播的大善人苏小姐,今年26岁,被害时间,四天前,死亡地点,别墅后花园。”


“第四位被害人,赵阳,工地老板的独生子,今年25岁,是个街头混混,东大街那边的小霸王,被害时间,三天前,死亡地点,东大街一条小巷里。”


“第五位被害人,赵云龙,工地老板,今年49岁,年轻的时候一赌暴富,渐渐迷上了赌博,被害时间,三天前,死亡地点,迎钱来赌场。”


“第六位被害人,刘峰,今年28岁,被害时间,前天,死亡地点,卧室。”


“第七位被害人,刘海,今年27岁,被害时间,前天,死亡地点,客厅。”


孙晓放下照片,神色严峻,“小刘,说一下你的调查结果。”


一名组员站起来,手里拿着一叠纸,“根据我的调查,第一位被害人王强和第二位被害人李梅曾在被害当日发生争吵,并且大打出手,原因是因为工地老板给的补贴金分配不均,这个补贴金是王霖意外死亡后工地老板给的'封口费',两人在东大街开着一家小店,生意勉强糊口。”


“第三位被害人苏锦在被害当日正在后花园浇花,被害前一天晚上和一位慈善家吃晚餐,这位慈善家是——白大少白墨,两人私交不错,外界口碑也很好。”


“第四位被害人赵阳被害当日在东大街实施了勒索抢劫,数额五百元,局里去调查时事情已经被压下了。”


“第五位被害人赵云龙被害当日去了苏家吊唁,下午又和白大少吃了饭,据说是在谈生意,晚上去了迎钱来赌场赌钱。”


“至于第六位被害人刘峰和第七位被害人刘海都是普通工人,跟王霖在同一工地,三人没有私交。”


“我有一个问题,”旁边一位组员举手示意,“这些人可以说是社会上的几个层次代表,但是,他们的身边似乎并没有人有作案动机,或者说,凶手,难道只是随机杀人么?”


“如果只是苏锦和赵云龙赵阳的话,不排除仇杀等等,但是……”这位组员话未说完,重案组组长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孙队!不好了!白大少、白大少死了!”


“什么!”



















tbc.
——
咳,这篇,我暑假会抽时间写完的!
最后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咳,那什么,我家阿青说要低调有内涵的秀一下。

所以我就低调的说一下:

@烟花柳巷 ←这个人,对就是她!我永远爱她!真的!

我cp,了解一下喔~

给你比心阿青!

么么啾~!

好了,我低调有内涵的秀完了。

就这样。

嗯。

关于停更通知[大概不重要

很抱歉!



家里决定彻底限制我了!所以,我只能趁着还有时间的情况下发通知告诉大家。



我被禁网一年,用来努力学习。



25号的活动文我是定时发送的,所以不用担心。



如果,如果有可能,我会偷偷拿到手机摸个小短篇什么的(几率不大)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感谢那些鼓励我的小可爱们!一年之后,我就回来啦!








有事请在QQ上找我,QQ号在主页介绍上,谢谢。(不过大概要很久才会回你)

[all叶]您好,恭喜您获得勋章——“撩汉达人”「下」

/cp:all叶















「9、」



韩文清和孙哲平傍晚到达苏黎世,叶修携喻文州前去接机。



“来的挺快啊老韩。”叶修看见韩文清下飞机就踱着步子慢悠悠的走过去,“怎么样?我够意思了吧?国家队领队和队长一块来的。”



“韩队,孙前辈,其他人还在训练,所以就只有我和领队来接机。”喻文州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站在叶修身旁开口道。



“老孙啊,你怎么走到后面去了?我都没看到你。”叶修一歪身子看着落后韩文清几步的孙哲平说,“来来来,咱们坐专车走,这待遇,好吧。”



“哼。”韩文清轻哼一声,“走吧。”



“专车接送,不错不错,哈哈哈。”孙哲平笑了两声,走到叶修身旁,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搭在叶修肩膀上,“过几天就半决赛了吧?有没有VIP席什么的?”



“还VIP席呢,能买着前排就好不错了。”叶修笑了一下,跟着三人往外走。



机场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车,喻文州和叶修领着两人走过去,开车的司机认识叶修,还跟叶修打了个招呼。



叶修和韩文清孙哲平坐在后面,喻文州坐在副驾驶座上,背景瞬间溢出淡淡的黑雾。



“半决赛才来,你们俩可是错过了不少我们精彩的比赛啊。”叶修摸摸空空如也的衣兜瘪了瘪嘴,语气有些小郁闷,“老韩,真不是我说,我还没抽烟呢,你就把它没收了,我不高兴了,我有小脾气了,烟给我就能好的那种。”



韩文清沉默了几秒,顶住压力,“不行。抽烟熬夜,你还要不要健康了?”



喻文州偏着头往后看,脸上的表情几乎是显而易见:妈妈,他好可爱!我……



孙哲平嘴角翘起,一把揽住叶修的肩膀,一副“不是还有我呢吗”的表情,“烟呢,没有,不过,一会儿我可以带你去吃法国菜,就咱们俩,怎么样?”



「叮——勋章完成度14/20。」



“哈?”叶修愣了一下,随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不行,我还要看着一群崽儿训练呢。”



“领队辛苦了。”喻文州对着叶修笑了一下,说。



“不辛苦不辛苦。”叶修摆了摆手。




「10、」




世邀赛以中国队夺得冠军为结尾,领奖杯的时候众人都难掩激动,当机立断决定去庆祝。



于是当天晚上由孙哲平掏钱的一场庆功宴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半个小时后



叶修终于掉到了三大心脏外加无数半心脏的众人联合组织的阴谋,成功的喝多了。



其实叶修只是抿了一小口,然后就,emmmm……



喝多了的叶修脸颊泛红,手里死死的捏着酒杯,仿佛在控诉众人阴暗的作为。



“乐乐,嗝,怎么样?开心不?跟着哥走,冠军妥妥的!”叶修迷迷糊糊的找到张佳乐,一手捏着酒杯,一手啪的拍在他的肩膀上,一脸的小骄傲小得意。



张佳乐大胆的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头发,嘴上宠溺的应着:“是是是是是,我们领队最厉害,宇宙无敌厉害。”



「叮——勋章完成度15/20。」



“是吧?我就是这么厉害!”叶修还要再说什么,就被一旁的王杰希拉走了。



王杰希一脸认真的看着明显有些蒙圈的叶修,拿出了世界冠军戒指,颇为郑重的对叶修说:“叶修,你看,咱们的订婚戒指。”



他把戒指递到叶修眼前,叶修努力睁大眼睛去看,但是眼前就跟打了马赛克一样,什么都看不清,“什么?王大眼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去你的订婚戒指!王杰希你还要不要脸!”黄少天拉过叶修怒气冲冲的看着王杰希,“还订婚戒指!照你这么说,我们还都和老叶订婚了呢!你怎么不再脸大点说是结婚戒指啊!”




“也可以。”王杰希想了想,点了点头,“结婚戒指也不错。”



“可以个毛啊!我不同意!”孙翔在一旁叫道,“我不同意!叶修就是我的!”



“什么你的?我是我自己的。”叶修一脸无辜的看着孙翔阐述事实。



“我,我,反正你很快就是我的了!”孙翔脸红脖子粗的跟叶修争辩着。



“哦。”叶修一歪头,看见那边张新杰方锐李轩唐昊四个人七倒八歪的倒在一起,显然是醉的不轻,这群人在叶修喝醉后不知道怎么的又开始互相灌酒。



职业选手的酒量都差不多,此时一个个的都醉的直说胡话。



喻文州更吓人,他抱着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去的外套深情款款:“叶修,我决定了,我们明天就去结婚吧,办证的钱我出,然后去度蜜月,再也不会中国了。”



旁边的苏沐橙抱着酒瓶子好奇的问:“为什么不会中国啊?”



喻文州猛的抱紧叶修的外套,努力严肃的说:“因为中国有一群坏人,他们要抢走我的叶修!”



“喔,喔……”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过来,一脸似懂非懂,“那行,咱们走,咱们不会中国了。”




叶修刚说完,喻文州就拉着他抱着他的衣服往外走,结果被孙哲平伸腿绊了个正着。



“你放开叶修!叶修是我老婆,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吗!”



“谁!谁踩我的脚!你就是嫉妒我!嫉妒我有叶修你没有!”



“呜呜呜呜叶修,咱们快走,他们欺负我!”



“等等……我,我要跟文州走,他说中国有坏人,我得让他带我走……”



“不行!老叶不行!你不能跟他走!队长,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吗?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睡我老婆!你这样是不对的队长!”



“叶修不是你老婆,叶修是我老婆。”



“嗯,我老婆。”



“幼稚!放开叶修!”



“叶修,这样吧,我领你去吃饭,你跟我走怎么样?”




“…………”




「叮——勋章完成度20/20。……」



「叮——恭喜您获得勋章——“撩汉达人”,并获得隐藏勋章——“撩人于无形”。」



「叮——判断有误,勋章完成度25/20。」



「33/20……」



「42/20……」




「已无法计算……001脱离中……001脱离完毕。」




「001有话说:狗粮有点多,但是……修罗场很棒!宿主大大再见!」















次日一早,众人在头疼中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空无一物的躺在叶修的床上。



众人:发生了什么?难道我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跟叶修……



众人:好的,我要求负责,负全责!










end.
——
大概就是这样。
水了。
最后日常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支持!


夏日活动-叶修(7.15-8.15)

嗷,才看见!

青禾暖阳:

我们的活动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凑齐人员啦!【鼓掌撒花】
活动主题为:叶修——夏天
活动时间为:7.15-8.15【具体时间看太太的心情了哟✘】


时间表如下:


7.15- @沂折
7.16- @白临
7.17- @言桾
7.18- @青禾暖阳
7.19- @君·居老师小迷妹·轩
7.20- @白临
7.21- @雨木木
7.22- @白临
7.23- @叶南翊_致力于成为日更写手
7.24- @白临
7.25- @倌苡
7.26- @白临
7.27- @黑&白
7.28- @白临
7.29- @斯人葉修
7.30- @白临
7.31- @楼上甜粥
8.1- @白临
8.2- @一叶禾
8.3- @陆半夏
8.4- @叶落归根
8.5- @食用说明
8.6- @鹤䈭
8.7 @时光の印象
8.8- @猫鱼薄荷-打爆叶黑狗头
8.9- @鹤清樂Qyue
8.10- @长相默
8.11- @白临
8.12- @夜汐染____北海以南绿成荫【淡圈】
8.13- @骄阳
8.14- @白邬骋w
8.15- @蔡大总裁


感谢各位太太的参加与支持,用爱发电不容易,参加太太都非常棒!祝愿各位太太/同好们在今后的生活能够事事如意!祈祷这次活动能够圆满完成!


【我在说什么✘】

还是很喜欢全职,不论发生什么。


我想,先立个小目标,比如再喜欢个十年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