倌苡_[停更一年]

停更一年,然后回来。

咳,这位,我cp,了解一下,@烟花柳巷



◎企鹅号:3422895058 昵称:倌苡

[all叶]记一次赛后集训·020

/旧文重发















这是哪里?

喻文州眼前一片漆黑,他好像听到了谁在说话,声音很陌生,是谁?

“……弟,小兄弟?醒醒小兄弟。”

“你是谁?”喻文州看到的只是无尽的黑,他只好根据对方出声的方位判断对方在哪儿。

“我啊,我原先是这儿的管家。”

对方嗤笑一声,声音也离喻文州近了些。

“管家?”喻文州微微侧过头,脚下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一步。

“哎哎哎!你可别退了,再退,出事了我可不管了。”

喻文州不动了,依言站在原地,说:“这是哪里?为什么这么黑?”

空气顿时凝滞。

喻文州皱眉,屏息凝神。

过了半响,对方才说:“这儿啊,是别墅顶楼。”

“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被江波涛救走了啊!

喻文州猛的收声,心中既诧异又疑惑。

这个鬼给他的感觉跟之前绑了他的鬼不同,这位自称是管家的鬼对他,貌似并没有恶意。

“确实,你确实被救了,但是只有你的肉身离开了,你的灵魂还留在着。”管家的声音徐徐而来,说出来的话却让喻文州牙颤。

“那我该怎么离开?”喻文州向前走了一小步,十分镇定的问。

管家笑了一声,神神秘秘的说:“等着吧,自会有人来救你。”

喻文州一愣,进而想到了叶修他们。他叹了口气,心想,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不知道叶修怎么样了?

有人来救,还能有谁,除了叶修他们,他想不出别人。

“那,我为什么不能往后退了?”

“因为你身后就是主阵,一旦迈进去,你可就出不来喽。”

“什……”

喻文州惊讶的转过头,但是入目的仍旧是一片漆黑。

“站在主阵旁边就已经昏迷整整一日,站到主阵里,你差不多就要魂飞魄散了。”

喻文州转了转头,仍旧有些疑惑。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个阵法几乎覆盖了整个顶楼,你那是运气好,站在了那么个小角落里,才只是昏迷。”

“这个阵法啊,当初那可是十分厉害的,只可惜,后来就不行了。”

“阵法只对鬼有有用,对于活人的用处很少。”

“所以我当时是被绑在这儿?”喻文州问。

“对,”管家十分肯定,“绑你的那家伙在这里也算是小有能力,所以才知道了一点事,只是抓错了人。你的血没用。”

喻文州听这话记起自己被那个鬼划伤了,血流在地上,要不是江波涛来,他恐怕……

“你现在在哪?”

“我?我就在主阵下,被镇压着。除了我以外,这底下,还有无数鬼被镇着。”

“……这样啊。”

气氛陷入沉默,喻文州索性闭上眼,不再开口,而那个管家好似也失去了聊天的兴致,没有再挑话题。

不知道过了多久,喻文州感觉到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臂。

他一惊,手已经顺着来人胳膊的方向打了一拳。

拳头被稳稳的接住,紧接着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就是喻文州吧?我是你朋友找来救你的,快跟我走。”

喻文州皱眉,使了个巧劲儿将自己胳膊脱离了对方的掌控,“我朋友?我朋友都被困在这儿了,怎么找的你?”

对方一听,笑了:“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唐柔的姑娘?”

喻文州一挑眉,应了一声:“认识。你是唐柔找来的?”

那人伸过手再次拉住喻文州的胳膊,说:“你的身体现在在市医院,我是小唐请来的道士,招不回你的魂魄,我就只好亲自来找了。”

喻文州被对方一拉,脚下向前踉跄了两步:“那你能不能破了我身后这个阵?”

对方明显停顿一秒,有些遗憾的说:“这阵我来的时候就看过了,没法破,我先带你回到你的身体里,一切等会儿再说。”

说着喻文州就感觉自己身体一晃,随后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大师?喻队怎么还没醒?”

“快了快了。”

“大师,喻队被困在哪了?”

“一栋别墅里。准确的说是那栋别墅上的阵法旁边。”

“阵法旁边?”

“他要是真在那阵法里,我就是再能耐,也救不出来。”

“那阵法那么厉害?”

“说不上厉害,只是对鬼魂有用。”

“而且,因果循环,自有报应。”






众人护着叶修匆忙的回到别墅里,刚进去就一头扎进了厨房。

叶修站在众人中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几人还在厨房里拎了两瓶油和一把水果刀。

叶修把打火机交给了韩文清:“老韩,这光荣的使命可就交给你了啊,我一会儿去吸引那些家伙的注意力,他们一定会把我带到顶楼,你们就提前去那儿准备好。”

“我破了阵,你们就洒油扔打火机。那些家伙机灵着呢,别被他们提前发现了。”
















tbc.
——
快完结了,我总算是看到结尾的剧情了。
再有个三四章就完事了。
最后日常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支持!

评论(3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