倌苡_[停更一年]

停更一年,然后回来。

咳,这位,我cp,了解一下,@烟花柳巷



◎企鹅号:3422895058 昵称:倌苡

[all叶]记一次赛后集训·018.5

/旧文重发














“叩叩叩——”

“你就是唐叔叔的女儿唐柔吧?”门被打开,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走了出来打量了唐柔两眼。

唐柔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暗自将呼吸放匀,才对着对方微微一笑,“是的,我就是唐柔,这次登门拜访大师也是有要事相求,路上来的匆忙没能准备厚礼,下次一定重重备礼。”

男孩一挑眉,没说什么,只是侧身让出一条路,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唐柔轻轻点头,步履平稳的走了进去。举手投足间都让人挑不出错。

一路向里走,直到走到一扇古风古色的门前才停住,男孩看向那扇门,语气恭敬:“先生就在里面,请进。”

说完男孩就离开了此处,唐柔挺直腰板敲了敲门。

“请进。”

吱呀——

“大师。打扰了。”唐柔推开门走进去,入目就是一位身穿唐装的中年人,年纪大约三四十岁左右。

“不打扰不打扰。坐吧。”对方伸手一指,示意唐柔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唐柔走过去坐下,看着对方收完画卷才开口:“大师,此次前来是有要事相求,人命关天,还望大师能出手。”

刘大师放好画卷,略微皱眉:“我听你父亲说了一些,但终究不全面,你且再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一遍。”

唐柔松了一口气,对方看样子并不是那种不好相处的人,有希望。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唐柔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刘大师听过后紧皱眉头,看的唐柔心下有些焦急。

“罢了,我先随你去医院看看你那位朋友吧。”

此话一出,唐柔算上彻底放下了心,连忙领着刘大师前往市医院。

太阳缓慢的移动着,时间正在逐步减少。

到达了病房,唐柔一把推开病房门,也顾不得什么气质了。

门“砰——”的被推开吓的陈果一激灵,她连忙转过头,才发现是唐柔。

“柔柔,这位是?”陈果站起身有些迟疑的看着唐柔身旁的男人。

唐柔手一转,介绍起对方:“果果,这位就是刘大师。”又指了指病床上的喻文州:“大师,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朋友。”

陈果暗自惊讶,连忙起身离开病床周围,刘大师三步两步走上前仔细查看起来,半响后皱着眉得出结论:

“他的魂魄不在体内。”






叶秋开车载着苏沐橙和姜大师一路飞驰,两个半小时后到达森林外。

天色将晚,太阳即将落入地平线。

森林外依旧弥漫着层层白雾。

姜大师,也就是姜越,他把手伸进白雾里,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阵法之力。

“这片森林都被阵法覆盖了。只不过,因为布阵人已经身死甚至已经轮回,加之时间过久,导致阵法威力大减甚至已经改变了一些性质。”

姜越退了回来,眯起眼睛看着层层叠叠好似有生命的白雾沉默不语。

叶秋和苏沐橙不懂这些,也不好插嘴,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

“这种阵法,只能从里面破除,强行使用外力破除会伤及里面的人。”姜越说出自己知道的后,转头看向叶秋两人。

叶秋既焦急又震惊:“只能从里面破除!?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苏沐橙咬牙:“不行啊大师,这里面有很多鬼啊。不赶快就出他们,天就要黑了!”

姜越也很无奈:“这个阵法名叫九幽缚魂阵,想要破阵需要布阵人或布阵人三世以内的转世者的血淋涂在主阵上方可破阵。”

叶秋急得来回走动:“主阵?九幽缚魂阵?这都什么意思?”

姜越捻起一丝宛如实质的白雾对两人解释着:“九幽缚魂阵,有一个主阵和八个副阵,主阵控制着其他副阵,只要不破除主阵,这个阵法就不会彻底破除。”

“这个阵法的主要作用在缚魂二字上,它能困住鬼魂,同样也能压制鬼魂并消磨它们身上的怨气,怨气消失,鬼魂便会感受到地府的召唤前去轮回转世。”

“但是,布阵人死,本就让阵法上消磨怨气这一作用消失,再加上过了数十年,鬼魂在阵法内四处撞击,让阵法出现破损,改变了阵法的作用。”

“一旦活人走入阵法,除非全部死亡,否则在大雾彻底弥漫开后就再也无法走出阵法了。”

顿了顿,姜越说了一个好消息。

“雾气未散,证明里面的人还没有全部死亡。”




















tbc.
——
日常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支持!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