倌苡_[停更一年]

停更一年,然后回来。

咳,这位,我cp,了解一下,@烟花柳巷



◎企鹅号:3422895058 昵称:倌苡

[all叶]记一次赛后集训·018

/旧文重发













唐柔挂断电话走到苏沐橙身边,眉头略舒展:“我爸爸说他认识一位大师,那位大师在圈内算是一把手,当初还没有名气的时候承了我爸的一个人情,我爸说能帮我们联系联系。”

苏沐橙闻言脸上也恢复了两份喜色:“谢谢你柔柔,等这件事过去后我会亲自去拜访唐叔叔,感谢唐叔叔这份帮助。”

陈果早就在椅子上坐不住了,在唐柔挂断电话的时候就凑过来听消息,一听这话陈果也是喜上眉梢,悬着的心也稍稍安了几分。

这一小会儿的功夫叶秋也回来了,同样的,叶秋也带回来好消息,“我妈和她的朋友认识一位大师,我妈已经打听好了,那位大师就住在H市。”

“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看?”叶秋有些着急,现在的时间浪费一点叶修他们就危险一分。

苏沐橙当机立断的说:“现在就去,柔柔和果果留在医院,唐叔叔如果联系上了那位大师柔柔就先去请,果果就要再等一会儿,等喻队的检查结果。”

唐柔和陈果点头,苏沐橙和叶秋大步流星的离开医院。

苏沐橙和叶秋刚离开不久,喻文州的检查结果就出来了,数位老医生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吓的陈果还以为喻文州没救了。

“你好,里面那位病人,他的情况有些特殊,根据我们和仪器的配合检查下,发现病人只是失血过多,但是……”老医生皱着眉,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按理说,病人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只需要休息和在饮食中适当的吃些补血的食物就好。可病人的心跳等生命体征却在下降,过不了多久,病人可能就会陷入长时间的休克……”

“然后死亡。”

陈果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说什么?s……他没救了吗?!你们再检查检查可以吗?会不会是内脏出了问题什么的?”

唐柔皱着眉一把推开还在跟陈果讲解的医生走到病房里,此时喻文州正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煞白,一旁记录心跳的仪器上的数字正在慢慢的降低。

病房外老医生们还在跟陈果说明其中的弯弯绕绕,“按照这个速度,在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治疗的情况下,病人活不过今晚。”

“请节哀。”医生们走过来拍了拍陈果的肩膀,随后离去。

陈果刚想说什么,唐柔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女儿,我已经联系上那位大师了,那位大师正巧最近去H市帮一位老先生家看风水,我帮你约到了时间,就在一个小时后,你去xxx路xx苑找这位刘大师。”

唐柔连连点头,向唐父道了谢,然后挂断了电话。

“果果,喻队的病有蹊跷,你留在这儿守着,我去找那位刘大师,让他来看看喻队的病,说不定喻队并不是病了,而且其他原因导致他变成这样的。”唐柔双手按住陈果的肩膀,眼睛盯着陈果。

陈果使劲儿的点头,把唐柔推出了病房:“柔柔你去吧,发生什么事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

唐柔一笑,转身离开了医院。

陈果坐在病床前双手交握,死死的看着病床旁的仪器。






苏沐橙和叶秋来到了一栋破旧的楼房里,楼道的墙上贴满了小广告,各家各户的门上都掉了漆,这种楼房在H市实属罕见。

两人一言不发的走到四楼,叶秋一转身,手敲着左边的门。

过了四五分钟门才打开,入目的是一位年轻人,容貌清秀,就是穿的邋遢了些。

两人此时根本不在意这些,那年轻人把两人领到沙发上,然后他自己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苏沐橙和叶秋面面相觑,叶秋有些摸不准的问:“请问,您是否就是姜大师?”

对面的年轻人点了点头,表情不算是很严肃:“啊,我就是。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叶秋有些惊讶,这个看着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就是母亲口中称赞不绝的大师?虽然这么想着,但叶秋面上没有表达出来,只有愈发恭敬了几分。

“姜大师,事情有些复杂,我哥哥和他的朋友走入了一栋建在万人坑上面的别墅里……”

叶秋浪费了好些口水才讲完,话一落对面的姜大师就皱起眉沉吟片刻,说:“这件事有些难办,人命关天,我去拿好东西,我们立刻启程去你说的那个地方。”

叶秋和苏沐橙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此时,正午已过,墙上的时针直指向四。



















tbc.
——
不知道020之前能不能码完啊……
最后日常感谢各位小可爱们的喜欢和支持!

评论(40)

热度(57)